科幻喜剧院线电影剧本《我是bug》寻求合作

  《我是bug》故事梗概

  “孔姓老板”身患绝症命不久矣,其侄女“小苗”恰巧参与了“白教授”的一项疯狂实验——把人传输进一个虚拟世界内,然后通过人为操作,设置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的时间比率,以此来达到使人永生的目的(传输者以虚拟世界中的bug形式存在)。“孔姓老板”得知此事后便视为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于是出巨资资助“白教授”来尽快完成该项实验。然而,“白教授”的实验项目却暗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待众人阴差阳错的进入到那个虚拟世界之中,谜底才被渐渐揭开。

  在动物园见习的年轻人“费凡”无意间被当做实验对象捉回实验基地,他与白教授助手“小苗”先行被传输进“系统”之中。二人来到生机勃发的原始世界,迷失在茂密的原始森林,面对着恐怖怪兽的追击和极端环境的多重考验,二人互相扶持,逐渐产生了感情。

  救侄女心切的“孔姓老板”和“白教授”随其后进入了虚拟世界,他们的到来触发了“系统”的自我保护机制,一场灭世之灾即将降临。在传输过程中“孔姓老板”死去,最终也没能实现永生的心愿。

  “小苗、费凡”在原始部落遇见了身世不明的“冯澜”。部落巫医感觉到了灾难降临的先兆,所有部落成员迅速向着一座大山逃离。逃难的过程中“小苗、费凡”等人巧遇随后赶来的“白教授”,“冯澜”与“白教授”对质,“冯澜”身世之谜随即被揭开,原来,冯澜是“白教授”以亡妻作为蓝本制作并植入进这个虚拟世界中的虚拟人物, “白教授”妄想利用这个虚拟世界与“亡妻”的替代品厮守终生。

  生态演化进程不容许出现任何偏差,而这些外人的侵入已经严重的破坏了系统的演化规则,系统立即启动了数据格式化,虚拟世界内霎时间天塌地陷,情况万分严峻。经过与“冯澜”的接触,“白教授”幡然醒悟,他决定即刻返回现实世界当中阻止这场灾难。

  “费凡”与“小苗”感情日渐深厚,在危机关头,费凡遭遇意外,被滑坡掩埋。“小苗”自愿放弃“回传”,前去营救“费凡”。经过她的不懈努力,最终“费凡”被成功营救出来。

  该片以“疯狂实验”作为主线,其间穿插异世冒险、情感纠葛、科学探秘等元素,诙谐幽默,积极向上,惊险刺激,气势恢宏,老少咸宜,是一部适合阖家观赏的影片,配合精致的电脑特效之后可以达到令人叹为观止的视觉效果。

  主要人物表

  费凡:男,23岁,北方农林大学毕业生,在动物园当“见习饲养员”,被当做试验品抓到地下实验基地,高瘦,乐天派,油腔滑调,心地善良,性格懦弱,胆小怕事,在虚拟空间与小苗经历一系列惊险刺激的冒险之旅,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与小苗和白教授一同阻止了虚拟世界的毁灭,最终成长为勇敢、坚毅的男人,也成功俘获小苗芳心。

  小苗:女,24岁,气质佳,性格直率、坚强,某理工大学研究生,白教授的助手,富商孔老板侄女,在实验中误入虚拟空间,最终识破白教授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与费凡携手共渡难关,并在费凡的帮助下拯救了那个濒临毁灭的虚拟世界。

  白教授:男,55岁,跛脚,单纯、迂腐、知识渊博,《超现实对等传输》技术的发明人,妄想与亡妻的复制品在虚拟空间重聚,引发了虚拟世界的世界末日,危急关头被费凡感化,勇敢的担当起自己的责任,及时制止了虚拟世界的毁灭。

  孔爷:男,60岁,富商,身患绝症,妄想通过白教授的科研项目达到永生的目的,不惜代价的资助白教授完成实验,但在去往虚拟世界的最后关头一命归西,被白教授所利用。

  冯澜:女,27岁,端庄秀丽,心地善良,是白教授以亡妻为蓝本制作的虚拟人物,与原始部落的居民亲如一家,通过与白教授的对质了解了自己的身世。

  黑狗:男,32岁,黑,健硕,富商孔老板雇佣的手下,一开始穷凶极恶,在误杀冯澜之后有所觉悟,弃恶从善,影片尾声处由他带出悬念。

  墩子:男,25岁,胖,蠢萌,二本毕业,痴迷《杂碎王》漫画,心地善良,黑狗的跟班,全程打酱油。

  巫医:性别不详,年龄不详,原始部落中的神职人员,神秘莫测,预测到灭世之灾的到来。

  原始部落成员:类似新几内亚土著居民,单纯,善良,友善,好客。

  前20场正文如下

  序1、原始森林、日、外

  △黑入,传来空远的鸟鸣,镜头俯瞰一片原始森林,须臾的静止被一个狂奔中的深棕色猿人打破。

  △镜头追随猿人,奔跑中的猿人不时回头观望,表情惊恐。从猿人身后传来沉闷的脚步声和树枝折断的声音。

  序2、原始森林中的开阔地、日、外

  △一只数米高的巨大 “鹤鸵”(世界上最凶猛的鸟类,类似带冠的鸸鹋)从一片灌木丛后一跃而出,紧追猿人。这只鹤鸵极度愤怒,喉部发出类似恐龙的嘶吼。

  △鹤鸵逐渐追上猿人,它们之间仅一步之遥。

  △鹤鸵跃起,用利爪袭向猿人,但恰巧猿人被树枝绊倒,鹤鸵越过跌倒的猿人的身体(时间拉伸变慢)。鹤鸵落入草丛中,神奇的消失了。

  △稍后,猿人怯生生的拨开那片草丛,地上赫然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从天空传来鹤鸵低沉的叫声,猿人向天空望去,那只袭击它的鹤鸵从天而降,直直的落入黑洞中,片刻之后那只鹤鸵又一次从天空落下,如此三番,往复循环。猿人抓抓头,莫名其妙的看向镜头。

  咯噔一声,打出片名《我是bug》

  1、 费凡家、日、内

  △镜头对准电脑显示屏,屏幕上显示着一份见习审批表,字体被不断输入进相应的表格,(姓名:费凡,年龄:23,毕业院校:北方农林大学,申请职务:动物饲养员)。

  费凡(旁白):这就是现实,无论这世界上有多少条阳光明媚的金光大道,人们还是会往窄的像直肠一样的死胡同里面钻。……没有人的理想会是当一名动物饲养员,至少有生之年我还没有遇到过。如果你身边不幸就有一个这样的人,那你可一定要小心了,因为这家伙一定是一个内心阴暗的怪咖,没准他正在自己的家里秘密研制影响地瓜产量的新型薯瘟病,或者是降低仔猪成活率的神秘射线,他一定和全球气候变暖脱不开干系,海平面每升高一公分都会让他兴奋的一连几天睡不着觉,要不然就是……

  △鼠标点击打印。

  费凡(旁白,继续):好吧,你猜的没错,其实我就是那个怪咖,等填完这张表,我就要去把火星刷成绿色。

  △(CG)数据通过线路输入到打印机,转换成碳粉喷在打印纸上,纸张被卷出打印机。

  △这张审批表被人贴上照片(费凡的苦瓜脸)。

  2、 人力资源部、日、内

  △在办公桌上有人给审批表盖上印章,更换一张办公桌,再次盖章,快速重复十余次(盖在不同的表格内,内容为同意、批准、情况属实等等),盖章的的啪啪声快速、紧凑,像机关枪。

  费凡(旁白,继续):其实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名消防队员,我爸想让我和他一样,当个厨子,我妈想让我学服装设计,我姐说我其实是个野种,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所以我长大了以后不管干什么她都不关心。……野种?……没有,我就是我爸我妈亲生的。如果你也有一个又霸道,又不讲理,又讨人厌的姐姐,那你就会理解我往她带到学校里的午饭里面小便这件事再合乎情理不过了。

  3、 动物园园长办公室、日、内

  △审批表被反过来放在办公桌上面,有人在审批表下方盖上一个大大的印章,内容为“见习饲养员”。两只手在审批表上方相握,审批表被人放进抽屉,抽屉关闭。

  费凡(旁白,继续):不幸的是我第2次那么干的时候就被逮到了,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承认过我是她弟弟,一晃就是13年。

  4、 动物园、日、外

  △一组空镜,动物园中各个景区、各种动物的画面。

  费凡(旁白,继续):怎么说来着?……还真是……小心眼儿。

  5、 猴园、日、外

  △镜头扫过一块警示牌,上面写着监控覆盖、禁止投食、违者罚款。费凡身着工服向上仰望。

  费凡(严肃认真):所以说往别人的午饭里小便是不对的,年幼无知只是一个不值得原谅的借口,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触碰那条道德的底线,一生一世都要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古诗有云,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身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镜头转向费凡对面的一座假山,假山上的一只老猴子拿着费凡的手机给费凡拍了几张照片。猴子转过身去摆弄手机,不再理会费凡。

  费凡(眼泪汪汪):你他妈还我手机,我刚买3天。

  △猴子挑衅的冲着费凡撅起屁股。

  费凡(声音颤抖):……你大爷!

  △愤怒的费凡向假山上爬,即将抓住猴子的时候那只猴子拿着手机灵活的逃走了。

  费凡(怒不可遏):看我是新来的就欺负我是吧?我可告诉你……

  △费凡一脚踏空,失足坠落。

  费凡:哎呀……

  6、 医务室、日、内

  △一名大约30岁模样,体态丰腴的女医生正在帮费凡处理脸上和胳膊上的擦伤。女医生似乎受过某种刺激,略显神经质,她自顾自的碎碎念,完全没有顾及费凡的感受。

  女医生(诡异表情):我知道,你不用说,我理解你现在的感受,你一定感到自己的人生毫无意义,这样活在人世简直就是在给父母丢人,像你这种人迟早会成为社会的包袱,倒不如自己找个垃圾场把自己埋进垃圾里算了,若干年之后你会变成石油,那样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费凡:我没……

  女医生:看看你自己吧,你又能做什么?你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远远的躲开,躲进这暗无天日的山沟沟里,每天夜里自己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一直哭睡过去,你幻想早上醒来的时候世界全变了,那些你讨厌的人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你终于可以和一个正常人一样堂而皇之的走在大街上,再也没有人来强迫你做那些你不喜欢的事。……然而,是这样吗?每天早上那些猴子还是会把你从温暖的被窝里拽回这冰冷的现实当中,它们依然会嘲笑你、换着花样侮辱你,用它们难看的屁股对着你,用那两个弯弯曲曲的字母问候你一整天。

  △费凡难过的哭出来,女医生把他的头揽进怀里,用手抚摸他的头。

  女医生: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他……

  △费凡察觉事有不妙,想要从女医生的怀抱里挣脱,但女医生臂力惊人,费凡试了两次均未成功。

  女医生:我们在隔壁的游乐场里第一次约会,他在那座摩天轮上向我表白,在海盗船上跟我求婚,又在过山车上跟我分手,那座闹鬼的游乐场见证了我幼稚的青春和那场惨烈的爱情,……我的人生就像它现在那副破败的样子,所以……,来吧,来跟我一起孤独的守望着它,那些锈迹斑斑的钢轨就是我们不幸的命运。

  费凡:呜,呜……

  △女医生回过神来,放开了怀里的费凡,费凡已经翻了白眼。女医生不慌不忙的从桌子上拿来一只小喷壶,冲着费凡的脸上喷了两下,费凡猛烈的吸了一口气,从昏厥中舒缓过来。

  7、 职工食堂、日、内

  △费凡独自用餐,他啃着一块胶皮一样的排骨,用尽浑身解数也伤不得排骨分毫。

  △就在费凡跟排骨较劲的时候,从隔壁的餐桌上传来职工甲和职工乙的交谈。

  职工甲:生下来了吗?

  职工乙(端着餐盘刚刚落座):胎位不正,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生下来。

  职工甲:公的还是母的?

  职工乙:嘿,这回又让你蒙对了,行吧,晚上请你涮锅子去。

  职工甲:什么叫蒙啊?告诉你吧,在民间,都管我们这样的叫异能人。

  职工乙:这么神?那你到底是妇联的还是正联的?

  职工甲:还凑合吧,就那么回事。

  职工乙:哎,那你给我看看,隔壁游乐场里面到底有没有那个?

  职工甲:别那个那个的,要相信科学。

  职工乙:说真的,上次值班的时候我他妈也碰上了,(压低声音)我半夜上厕所的时候,听到从游乐场那边传来一个声音,就像是一个男的在唱歌,那调调,就好像……,就好像三九天光着脚踩在冰面上,然后有人用一根带尖的冰溜子插进心窝子里,插上还不算,还要搅三搅那种,那真是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职工甲:我也听他们聊过。

  职工乙:那你就用你的超能力给看看,到底有没有那个。

  职工甲:等等。

  △职工甲闭上眼睛,冥想状,片刻后皱了几下眉头。

  职工甲:恩……

  职工乙(期盼的):怎么样?

  职工甲:饭里有粒沙子。

  职工乙:切。

  职工甲:天机不可泄露,我只能告诉你,那里戾气很重,怨念极深。

  职工乙:那就是有啦?

  职工甲:我可没说。

  △费凡侧着耳朵偷听着职工甲跟职工乙的对话,他的嘴里叼着那块难啃的排骨。

  费凡(含糊不清的自言自语):闹鬼?

  8、 职工宿舍、夜、外

  △园区内一片漆黑,稀疏的路灯上亮着豆大的光点。

  △费凡的宿舍里面黑着灯,从远处隐约传来一些电流的吱吱声。宿舍的灯从里面点亮,费凡穿着背心短裤睡眼惺忪的从宿舍里走出来,他侧着耳朵在空气中寻找那缥缈的声音。

  △费凡脚下的地面突然变得雪亮,一种生涩的机械运作的声音从他的背后穿过来,费凡像触了电一样愣了一下,然后机械的转回身。

  △游乐场中那座巨大的摩天轮霎时间灯火通明,缓慢的开始转动,锈蚀的轴承发出难听刺耳的巨大噪音。

  费凡:哎呦我的妈呀……

  △费凡连滚带爬的回到寝室,熄灭了宿舍的灯,数秒之后灯又被他打开,他从里面合上了窗帘,灯光再次熄灭,数秒之后再度被打开。

  9、 倒闭的游乐场、夜、外

  △镜头在已经倒闭的游乐场中穿行,借着月光可以看到游乐场里面破败、凄凉的景象。镜头上升到灯火通明的摩天轮顶部,摩天轮的灯光闪烁了几下便熄灭了。镜头下落,穿过了地面来到一条地下通道。

  10、 地下实验室、夜、内

  △经过幽深的地下通道我们来到了一个地下实验基地,庞大的超级计算机组呈现在眼前。密密麻麻的电缆连着一个巨大的球形传输舱,距离传输舱不远的地方是操控传输系统和虚拟演化系统的计算机操控台,操控台被有机玻璃隔断起来,说明整个操作过程有一定的危险。操控台后面的墙壁上安装着硕大的电子显示屏,显示屏划分成若干区域,中间最大的一块显示着一颗类似地球的三维星球,但只有一块大陆经过着色处理,其他大陆呈灰色(暗示虚拟演化当前只局限于某一大陆的范围内),屏幕一角显示一行文字——“当前物种相似度92%”,周围几块显示窗口显示着虚拟世界里的实时影像(图像里的速率非常之快,只能看到日出日落、花开花谢)。存储器阵列机柜的间隙里充满了灭火器里面的干粉,小苗拎着灭火器从机柜间的过道中逃出来,干粉呛的她剧烈咳嗽。

  △墩子正在手忙脚乱的摆弄配电箱里的开关,黑狗一脚把他踹开。

  黑狗:蠢猪,别他妈弄了?

  墩子:我是想帮忙。

  黑狗(一巴掌抽在墩子脑袋上):帮忙!帮忙!小学你都没毕业,你知道那些开关都是管啥的吗?

  墩子(心虚):我二……二本啊。

  △小苗扔掉灭火器,拔掉了一些存储器阵列的线缆接头。

  小苗:急死了,怎么还没回来?

  △与传送舱链接的电缆接口爆出火花,传送舱里面白光耀眼,传输仓发出巨大噪音。舱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开,白教授和他的手杖从里面飞出来,白教授一头扎进了堆在一旁的纸箱堆里。

  △小苗赶忙跑过去扶起白教授,递上手杖。

  小苗:我的天呐,您总算是回来了。

  白教授:快帮我看看我去了多久(摘下手腕上的微型电脑递给小苗),我的眼镜丢在里面了。

  小苗(操作微型电脑):我看看,总耗时18分25秒49。

  白教授:去掉分解过程呢?

  小苗(用微型电脑计算):呃……应该是15分钟多一点。

  白教授(看着大屏幕):时间比率还是太低,和咱们预期的相差太远了,……不过还好,系统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

  小苗:这些设备已经在超负荷运行了,如果想要提高时间比率,我们必须更换一批性能更好的存储模块和图形处理器。

  白教授:我这就去列个清单,让他们去解决。

  △白教授左右看了看,自认为安全。

  白教授(小心翼翼的):你看。

  △白教授从衣兜里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石子。

  小苗:这是……

  白教授:没错。

  小苗:这么说逆向传输真的可行。

  白教授:现在还不能妄下结论。

  小苗(压低声音):要不要告诉他们实验的进展?

  白教授:不,绝对不能告诉他们任何实验的真实情况。

  △黑狗走过来。

  黑狗(一脸凶恶):老家伙,你的命挺大啊?

  △小苗厌恶的把脸转过去不看黑狗。

  白教授:这些设备还存在一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升级。

  黑狗:哼,你们自己掂量着办,要是哪天孔老板老腿儿一蹬,我可就一分钱也拿不到了,到时候你猜我会怎么处理你们?

  小苗(愧疚):白教授,是我害了你。

  白教授:算了,当初你也是急于给这个项目筹募资金,我其实应该感激你才对。

  小苗:我没他这个叔叔。

  △黑狗发现白教授的手在衣袋里摆弄什么东西。

  黑狗:啥东西?掏出来!快点!

  △白教授被逼无奈只好掏出衣袋里的东西,是两颗漂亮的石子。

  黑狗(抢):给我拿来吧你!……嘿,还有闲心玩这玩意?

  △黑狗看了看石子,把它们揣进自己衣袋。

  11、 保洁员休息室、日、内

  △室内无人,一台很小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报新闻,透过窗户能看到费凡从窗前经过,他的肩上扛着一捆塑胶水管。

  新闻主播:近期我市频繁发生大范围停电事故,事故原因正在调查当中,请看我台记者从电力公司发来的报道。

  △电视画面切换到电力公司,记者正在采访电力公司相关负责人。

  记者:这位是电力公司万总工程师。

  △万总工眼神飘忽不定,显得紧张和不自然。

  记者:昨夜发生的停电事故造成东城区大范围断电,请问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次事故?近期停电事故频发是否跟用电量激增有一定的关联?

  电力公司工作人员(亢奋):呃……事故的原因我们电力公司正在全力的排查之中,造成大范围停电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天气因素、线路设备老化问题,供电网络的电压波动等……

  12、 大象区、日、外

  △主任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费凡的肩膀。

  主任:准备好接受新的挑战了吗?

  费凡:时……时刻准备着。

  主任:很好,负责大象的饲养员临时请假。

  费凡:我对大象还没什么经验。

  主任:没关系,组织上信任你。

  费凡:那就请组织放心。

  主任:很好,那头叫艾米的母象严重便秘,早上兽医给喂了泻药,攒了一个礼拜的,都在这了,我要你30分钟之内搞定它。

  费凡(苦着脸):这……我……,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

  主任:年轻人,拿出你的激情,发挥你的想象力,世界早晚是你们的。

  △主任扬长而去。

  △费凡极不情愿的捏着鼻子用水管冲地上的大象粪便,一个小男孩兴致勃勃的向围栏里面观望,孩子的母亲心不在焉的在一旁摆弄手机。

  小朋友:大象呢?大象在哪儿呢?妈妈,你骗人。

  妈妈(刁蛮):嘿,这可真是……什么破动物园。

  小朋友(委屈):我要看大象……

  △费凡扔掉管子走过来。

  费凡:小朋友,大象阿姨今天生病了,拉肚子,(小声)笨蛋兽医喂泻药喂的太多了。

  小朋友:啊?大象阿姨也跟我妈妈一样吃了减肥药吗?

  △孩子妈妈一脸尴尬。

  费凡:呵呵,真可爱,大象可不吃减肥药,大象都是以肥为美,它要是瘦下去可能就找不着男朋友了?你看看(拿出手机给小孩看手机里大象的照片,手机屏幕被猴子摔碎),这就是大象阿姨,这个叔叔在给它洗澡呢。

  小朋友:那你在干什么呢?

  费凡:我啊……呃……清理……那个便便啊,可多了。

  小朋友(转头对妈妈):妈妈,我长大了也要跟这位叔叔一样,这样就每天都能看到大象了,还有猴子,还有猴子。

  △费凡不无自豪的表情。

  妈妈(搥小孩脑袋):你这败家孩子,怎么不跟好人学?我告诉你啊,你要是不好好学习,长大了还真就跟这个人一样,成天扫臭便便,走!给我补英语去。

  小朋友:我能不能再玩一会啊妈妈?

  妈妈:快走,快走,跟你那个没心没肺的爹一样没出息。

  △妈妈拉着小朋友离开,小朋友回头对费凡做鬼脸,挥手道别。

  费凡(无奈的摇头):多好的孩子……

  13、 猴园、日、外

  △费凡鬼鬼祟祟的出现在假山下,他把几根香蕉偷偷的放在石头上。

  费凡(恶狠狠):哼!得罪我?以后每个星期三,……让你们过拉稀节。……强力泻药,大象也受不了。

  △有猴子发现了香蕉,打算过来捡拾。正欲离开的费凡看到一只无辜的幼猴,动了恻隐之心。

  费凡(思想斗争之后):诶,等会儿,这个不能吃,去去去!

  △费凡当着猴群的面拾起香蕉,揣进怀里,猴群开始躁动起来,为首的公猴一声鸣叫,猴群开始追打费凡。

  费凡:我操……,救命啊……

  △费凡瞬间被猴群淹没,猴群散尽,衣衫褴褛的费凡趴在地上,他抱在怀里的香蕉已经被猴群抢光。

  14、 实验室、夜、外

  △墩子用推车推进来一车设备,那是白教授用来给超级计算机升级的,黑狗正对应着清单一一确认。

  墩子:黑狗哥,啥时候吃饭啊?肚子饿的直拧紧儿。

  黑狗:就TM知道吃,干活去!……等会儿,卸完货你把那辆破车开出去,记住,别开车灯,千万别让人看到。……他奶奶的,几十万就换这么堆破烂。

  △白教授和小苗正在给那些机柜传输设备更换升级之后的部件。

  小苗(对白教授):白教授,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我看您还是别再去了。……就让那个黑狗替你进去,如果出什么意外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白教授:呵呵,傻丫头,听天由命吧,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专心一点,不要想太多。

  小苗:这不值得,我叔叔不会对咱们怎么样,咱们可以找个借口故意拖延时间。

  白教授(注视小苗):其实,我这么做也不只是为了你叔叔那个长生不老的美梦,以后你会明白的。

  15、 宿舍、夜、外

  △电闪雷鸣,风雨欲来,园区的甬路上亮着几盏暗淡的路灯。

  16、 宿舍、夜、内

  △远处传来雷声,费凡撩开窗帘,谨慎的向游乐场的方向观望,一声炸雷把他吓了一跳,正当费凡打算离开窗口的时候,两个移动的光点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把脑袋顶在纱窗上看着那两个光点。

  费凡(自言自语):谁啊?这么晚了瞎溜达什么?……又有难产的?阿弥陀佛,不关我事,不关我事……

  17、 动物园内的道路、夜、外

  △黑狗和墩子沿着甬路走来,他们似乎在寻找什么,黑狗手里拎着根撬棍,墩子不住打嗝。

  黑狗:憋回去!

  墩子:鸡蛋……(打嗝)噎这儿了。

  黑狗:妈的,你自己捂住嘴。

  △墩子捂嘴,黑狗照墩子胃部猛地一拳,墩子呕吐,一颗完整的鸡蛋从墩子嘴里嘭的一声蹦出来。

  墩子:呃……好爽,嘿嘿,黑狗哥你快看呐,那个鸡蛋还是整个的。

  黑狗:再弄出动静我销死你。

  墩子(压低的声音):碰着狮子老虎可咋办?

  黑狗:闭嘴,缺心眼的玩意。

  墩子:哎呀妈呀。

  黑狗:又咋的了?

  墩子:快瞅瞅我踩着啥了。

  黑狗:踩你妹。

  墩子:嘿,是根水管子,我以为是蛇呢。

  黑狗(自言自语):他妈的,猴子在哪儿呢?

  18、 岔路口、夜、外

  △墩子用手电照着路标牌。

  墩子:猛兽区,百鸟林,警务室,……警务室……,要不咱就回去吧。

  黑狗:嘘……,有人来了。快把手电关了。

  △费凡正蹑手蹑脚的走过来,墩子在黑暗中又打了一个嗝。

  费凡:谁?谁在那儿?谁又难产了?我过来帮忙……

  △黑狗从黑暗中突然冲出来袭击了费凡。

  费凡:哎呀,谁呀,谁呀这是?别闹,别闹……

  △费凡的手电落地熄灭,嗙的一声之后费凡没了声音(是黑狗用撬棍打在费凡头上),一道闪电,借着闪电的亮光可以看到三人摆出一副颇具艺术感的造型。

  △黑狗打开手电试探费凡鼻息。

  墩子:你……你杀人了。

  黑狗:没有,还有气儿。

  墩子:这可咋办?我打个110吧。

  黑狗(狠狠拍墩子的脑袋):蠢猪,蠢猪,110,你还躲,110。

  △黑狗看了看被打晕的费凡,想了想。

  黑狗:……过来,你背着他。

  墩子:干啥啊?

  黑狗:孔爷不是让咱们弄猴子吗?我给他弄一活人回去,当猴子用没毛病,走!

  19、 实验室、夜、内

  △费凡被扔在地上,他被黑狗用胶带缠成粽子,白教授和小苗停下手头的工作,当他们看到地上的费凡时流露出诧异的表情。

  黑狗:孔爷吩咐的事情我可都办到了,现在就看你们的了。

  白教授:他是谁?

  墩子:猴子。

  △白教授和小苗走过来仔细的看着地上的费凡。

  白教授:这个小伙子跟这个实验有什么关系?

  黑狗:没关系,孔爷让我们去弄两只做实验的猴子,结果被这小子发

  现了反正都得弄死,还不如拿过来当猴子用。

  白教授: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为什么还要牵连无辜的人?

  黑狗:算他倒霉吧,谁愿意大半夜跑去抓猴子,反倒是他比猴子可好对付多了。

  △小苗不停摇晃费凡,抽嘴巴,掐人中都没有效果。

  小苗:他死了!

  △众人围过来,注意力都放在费凡的脸上,费凡突然间猛地坐了起来。

  费凡(像是在撒癔症):下午4点到5点喂精料,平均每天每只猴子 100 ~ 120 克……

  △众人被费凡吓了一跳。

  小苗:我的妈呀……,吓死我了。

  △费凡清醒过来,周围的一切让他有点蒙。

  费凡:这是哪儿啊?你们是谁?

  △费凡四处打量着这个实验基地。

  费凡(自言自语):难道是神盾局?

  △黑狗气急败坏的踢了费凡一脚。

  黑狗:你他奶奶的。

  20、 高速公路、日、外

  △暴雨,电闪雷鸣,两辆车在路上疾驰,前面一辆是高档轿

  车后面的是一辆GMC房车。